好點子

【雜感】生活中最困難的一件事

自中山畢業以來,已經在這個濕冷的城市待了九個月了。若要論我這段時間的新體悟,我想最深刻的應該是「人」了吧!

相較於coding, 或是算數學,人的問題是沒有正確解答的。但沒有正確解答的東西多的是 ( 例如政治學申論),為何我說人是最難的呢?因為人的問題是隨時間變化的隨機變數,不僅難以預測,也沒有模板可以套用。更可怕的是,大部分時候考驗的是一個人的隨機應變、臨場反應能力。當與人對話的當下,要如何博得好感、應對進退?又或是,如何在正確的時間點迅速地做出最正確的決策,已增強自己的人際關係與人脈?這些東西學校沒有教,書上寫的也多是大的框架,真正要Master it還是需要極為大量的經驗與知識累積。

就以實習的經驗為例吧!做為一家”外商”與”傳產”的綜合體,其實本身的企業文化就是非常的衝突。有些同事是非常高學歷、對典型商科學生而言根本神人的存在,也有非常在地、符合我的大哥們。在這樣的環境工作時,要推新的數位化工具或政策,往往遇到的難題就是雙方的認知不同。像是商科學生容易以”公司整體效益”、”營運成本”等方向思考,但就不會考慮到其他人是否能夠接受、運作上是否有困難。尤有甚者,這些典型商科學生較少在日常的校園或實習中接觸到需要和自己文化背景大相逕庭的人,並且合作,所以需要花更多時間思考、揣測。對我來說,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同時也是我覺得在實習的過程中學習到最多的。光是跨部門的溝通,就需要花很多時間解釋Why and how,只能說慶幸自己在擔任一個實習生的階段,就有幸體驗到如此困難的人生課題,讓我即便失敗了也只需要拍拍屁股走人就好,無須擔憂自己未來的職涯發展是否受阻。雖然這不代表我可以隨意處理職場的人際溝通問題,但至少讓我可以比較放心地嘗試、發揮自己。(我知道寫得很籠統,但請原諒我不方便對公司的事情透漏太多…有confidential的問題)

另一個例子則是學校。我想或許是因為我的研究所校區位於台北車站隔壁、北門郵局樓上。小小一棟樓的校區,平常會接觸到的人幾乎只有同班同學。因此你我的校園生活要過得開心還是難過,會相較於大學而言,更高程度的依你我與同班同學的相處狀況而定 (其實有點像職場,對吧?)。然而,人性本賤的是,喜歡分你我,分圈圈。與此同時,我也想到政治學經典 《想像的共同體》一書,其實人與人之間本來好好的,但人們總會為自己強加標籤,認為自己屬於哪裡哪裡,也可能為自己的團體建立假想敵,藉由敵人形象的塑造來增進我方的情感維繫。

上述只是我的無心揣測,但從這些觀察衍伸出來的是,我似乎已不能再像大學一樣,可以自由自在的想說校園很大,可以去其他地方認識新朋友、參加社團活動。因此如何兼顧人際關係,便成了人生中需要面對的新課題了。僅管我不是那種外向的High 咖,但似乎能夠藉由偽裝,在大學乃至研究所等各個階段中,創造出游刃有餘的社交環境並自處之。這件事雖然極為消耗心智能量,但在這個日益需要人際關係的時代,只能暫時當作必要支出了。

總結來說,溝通、理解、換位思考、維持友好的社交狀態,是我近期覺得最難的,也是人生需要持續學習的重要課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